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槌球网 - 北京老年学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回复: 0

第102章 暴怒的钟文泽(求订阅)

[复制链接]

103

主题

103

帖子

32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23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102章 暴怒的钟文泽(求订阅)
“谢谢。”
李主任听到钟文泽的话身子一顿,先是同样道了句谢谢,继而笑了一声,小声的自言自语到:
“以前的那个首席调查主任,早已经在几年前就死掉了,或许我只有这几天才是一个合格的首席调查主任吧,谢谢你,钟文泽。”
说完。
李主任表情唏嘘的摇了摇头,转而离开钟文泽的办公室。
穿过大厅,警署的警员见到李主任,熟络的跟他打着招呼,他在这里待了两天,跟大家也都很熟了。
“早,拜拜。”
李主任笑着点了点头,穿过警署大厅来到外面。
早晨的朝阳刺破云层,倾撒在他的身上。
“呼...”
李主任深呼吸了一口,迎着阳光抬起双手伸了个懒腰:“还别说,西贡警署的氛围挺好的。”
他在这里待了两天。
西贡警署的氛围给他的感觉是最和谐的那种了,要比在廉署舒服太多太多。
而且。
他还发现了一个点:西贡警署是人心最统一最和谐的地方,由上到下,全都是只有一个声音。
“如果能一直待在这里办公那该得有多好。”
李主任自言自语的嘟囔了一声,继而摸出内兜里的香烟来给自己点上。
用力的吸了一口,迈着步子出了警署,来到外面的公路上。
这几天他就一直在这里,也没有开车来,早晨的的士车有些难打,等了得有好几分钟。
“taix!”
李主任喊了一声,看着一台空载而来的的士车,伸手对着其扬了扬。
的士车随即开了过来。
警署二楼。
莫sir办公室。
“阿泽,你这臭小子!”
莫sir扫了眼进来汇报工作的钟文泽:“这件事情办的非常不错,伍总警司刚才还给我打电话来呢,说这种事情交给你办果然不错。”
顿了顿。
“那个李主任表现也挺不错的,伍总警司让你帮他传达一下来自他对李主任的肯定。”
“那是。”
钟文泽龇牙笑了笑,拎起一旁角落里的花洒水壶来,折身往窗台走去准备浇花:
“葛柏女儿失踪案的进展如何?刘艳艳有没有来警署做过口供?”
“通知她进来过来了。”
莫sir抬手看了看腕表:“她说九点多钟就过来,估计一会人就要到了吧。”
“好。”
钟文泽抬起手里的水壶,喷头往外均匀牛皮癣患者喝茶的时候需要注意什么呢的喷着自来水:“一会我亲自问问...”
就在此时。
“嗡嗡嗡!”
一声急促、响亮的轿车给油的声音自外响起。
钟文泽眼皮子跳了一下,系统强化过的耳朵让他的听力更加敏锐,瞬间捕捉到了方向,下意识的抬头循着声音的来源看去。
“砰!”
沉闷的碰撞声响起。
“呲啦...”
急促的刹车声接踵响起。
视线中。
等在路口的李主任在钟文泽的视线中腾空而起。
李主任被一台忽然加速的红色的士车给撞飞,自空中翻滚了两圈后重重的砸在了一旁的绿化带里。
“我草!”
钟文泽喉结耸动,看着倒地消失在绿化带里的李主任,喉咙干涩。
的士车撞人以后,一阵急刹车。
轿车在马路上留下一道黑色的刹车印,车子还是止不住的撞向了路边的路灯,引擎盖深深的凹陷了下去,车头冒烟这才堪堪止住。
的士车司机慌慌张张的推开车门从车上走了下来,先是看了看地上的血迹,继而转头往警署这边看。
他的目光正好与二楼办公室窗台口的钟文泽交汇,两人隔空对视。
钟文泽的眼前发生了变化。
脓包型牛皮癣的治疗方法是什么呢级强化后的眼睛自动标注出了双方之间的距离,随着钟文泽的视线聚焦,进而画红皮型牛皮癣的护理注意事项面放大。
视线中。
中年的士车司机看着钟文泽的这个位置,嘴角微微上挑,露出一个细不可查的不屑笑容来。
继而。
中年的士车司机无比熟练的双手抱头,直接就蹲在了地上,露出无比惶恐不知所措的表情来。
钟文泽捕捉到这个表情,顿时对这起突然的“意外事故”有了判断。
“草你妈!”
他脸色铁青,牙关紧咬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正要转身往楼下跑。
外面。
“嗡嗡嗡!”
急促的轿车给油声再度响起。
转头。
马路上。
另一台黑色轿车忽然失去了控制,司机踩着油门快速加大油门,对着警署大门就冲了过来。
警署大门口。
一个中年妇女刚好从一台的士车上下来,对着警署大门的位置走去。
听到响声的她下意识的回头。
黑色轿车接踵而至。
“砰!”
中年女子只感觉眼前一阵黑影晃动,还没有看清的她根本来不及反应,腰部被巨大的冲击力撞的后拱,而后在车头撞击下带着往后倒飞。
轿车却并没有就此停止。
车头顶着中年女子继续向前,直到车头重重的撞击在后方的警署围墙上,这才堪堪停住。
中年女子夹在车头跟围墙墙壁中间。
鲜血腾空而起,自空中飞扬而后溅射在白色牛皮癣发展期的症状是什么的围墙墙壁之上。
阳光下。
还冒着灼灼热气的鲜血,更加刺眼了。
黑色轿车的司机坐在车里发呆,看着眼前鲜红的场面足足愣了好几秒以后,仓皇开门下来。
司机绕到车头。
视线中。
被撞的中年女子已经没了人样,瘫软的倒在血泊里,没了声息。
司机身体哆嗦抽搐着,看着这一幕再度呆滞了好几秒,然后转头想往轿车里钻,被警署里赶出来的警员给当场按住。
场面一下子变得混乱起来。
警署二楼办公室窗台上。
“我他妈...”
莫sir站在钟文泽身边,目睹了中年女子被撞飞的这一幕,脸色无比阴沉:
“被撞的这个女人,她就是刘艳艳。”
“冚家铲!”
钟文泽低声咒骂一声,胡乱的拨开窗台上的花盆,手掌撑着窗台一个飞跃直接钻出了窗户,纵身跳了出去。
落地后一个翻滚卸掉巨大的冲击力,对着消失在绿化带里的李主任狂奔而去。
狂奔几步的钟文泽止住脚步。
眼前。
李主任浑身是血的躺在绿化带里,溅射的鲜血将绿叶染红,呈暗红的黑色。
他的身子止不住的抽搐,带动着身边的绿植跟着也一通颤抖着。
身下。
不知道哪里渗出来的鲜血把草地染红,渗进土地里把泥土染治疗牛皮癣护理都要怎么做红。
“李主任!”
钟文泽跨步上去在他的身边蹲下,沉声道:“李主任,你抗住啊!”
视线所及。
钟文泽眼前再度出现变化,无数光斑闪动,聚焦在浑身是血的李主任的身上。
而后。
光圈聚焦出来好几个点。
李主任的伤势立刻被强化后的眼睛给自动分析了出来:
双腿骨折,肋骨被撞断两根,折断的肋骨刺破脾脏,伤势危急。
这个时候。
钟文泽这才意外的发现,眼部强化以后,除了能够标注距离、聚焦放大等功能,竟然还能够扫描伤势?
“钟...钟sir!”
李主任声音虚弱哆嗦,眼神涣散的看着眼前出现的钟文泽,颤颤巍巍的伸出满是鲜血的手来。
钟文泽伸手攥住。
“钟..钟sir。”
李主任口鼻冒血,露出一丝抱歉的笑容来:“看..看来,我没办法帮你调查了。”
他沾染着鲜血的牙齿红白相间,此刻看起来无比的刺眼:“说实在的,这几天跟你一起做事,让我有种回到年轻时候的感觉,很舒服。”
“你钟文泽,是一个好差!”
他剧烈的咳嗽了一声,脸色苍白如纸:“我看,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李主任自己又如何不知道,这台失控的的士车,就是有针对性的冲着自己而来。
他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如果我没了,我的女儿你帮我...”
“别说话!”
钟文泽一口打断了李主任的话:“你的女儿你自己照顾,我没兴趣帮别人照顾女儿的。”
他紧了紧攥着他的手,叮嘱道:“不要乱动,折断的肋骨扎到了脾脏,但还不致命,你还有得救!”
他示意李主任不要再说话,扭头冲着后面混乱的现场咆哮到:
“白车,叫白车啊!”
五分钟后。
白车赶到现场,护士把奄奄一息的李主任给抬上了白车,钟文泽安排宋子杰带着两个人跟着同去,防止再出意外。
至于被撞的刘艳艳,在车头与墙壁的夹击下,整个腹腔都凹陷了,人当场就死了。
护士简单的扫了眼刘艳艳后,摇了摇头面无表情的说到:“叫黑车吧。”
“尼玛的!”
钟文泽脸色阴沉的看着被警员按住的的士车司机跟黑车司机:
“给我押进去,撬开他们的嘴!”
今天早上的这两起车祸,是对钟文泽最赤裸裸的挑衅!
光天化日在警署门口。
把李主任撞成重伤,失踪案报案人刘艳艳直接被撞死,简直嚣张到了极点。
钟文泽的心情爆炸到了极点。
·····
十五分钟后。
“钟sir。”
阿祖拿着手里的审讯记录走了进来,递交给正在抽烟的钟文泽手里:
“审讯结果已经出来的。”
“念。”
钟文泽皱眉吸着香烟,也不看资料。
“黑车司机可能是个瘾君子。”
阿祖简单的组织了一下语言:“根据他的描述,开车的时候毒瘾犯了,这才造成了车辆的失控,把刘艳艳给撞死了。”
“可能?”
钟文泽皱了皱眉,语气重了一分,冷声道:“可能是?模棱两可的结论?这点事情你都调查不明白?!”
“是!”
阿祖头皮发麻,察觉到钟文泽的暴躁,立刻补充到:“我已经安排人继续后面的调查了。”
“要快。”
钟文泽摆了摆手:“的士车司机呢?”
“我们已经与的士车公司联系过了,的士车司机是新招进来的,今天是他上岗的第二天。”
阿祖语速很快,快速的做出汇报:“根据司机的描述,他昨天晚上喝了酒,而且喝到很晚睡眠不足。”
“早上,在接李主任的时候,精神恍惚,错把脚底的油门当刹车了,一时间没有控制住这才发生了车祸。”
“然后呢?”
钟文泽吐了口气,胡乱的把抽到一半的香烟给掐灭在烟灰缸里:
“后续呢?谁指使他的?有结论没有?”
“他一口咬定是睡眠不足造成的错误操作。”
阿祖眼神闪躲的看着躁动的钟文泽:“我们的警员还在....”
“不用了!”
钟文泽一甩手,绕过办公桌快速的对着审讯室走了过去。
阿祖也不敢多说,连忙跟了过去。
审讯室里。
“我告诉你,你这份口供没人相信的!”
警员手掌拍打在桌面上:“我奉劝你,老老实实坦白实情,这样...”
“啊...”
的士车司机打了个哈欠,伸手挠了挠油腻满是头皮屑的头发:
“阿sir,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交代什么啊?”
“砰!”
审讯室的门被钟文泽给踹开了。
钟文泽面无表情的从外面走了进来,负责审讯的两个警员立刻起身,让出位置:
“钟sir,我们...”
钟文泽伸手打断了警员的话,来到的士车司机面前,脸上没有任何一丝表情,目光上下打量着他。
的士车司机看到钟文泽,察觉着盛气凌人的气场,目光闪躲的看了他几眼,直接移开。
跟着。
“啊!”
的士车司机的惨叫声响起。
士车司机人字拖露出来的脚趾头上,钟文泽那坚硬的皮鞋底正踩踏在上面。
“你挺懂事啊,穿拖鞋开车?”
钟文泽语气平静,不带一丝感情:“谁指使你这么做的!”
“我要投诉,我要投诉你,你使用暴力...”
“啊...”
惨叫声再度响起,刺破天花板。
钟文泽脚板发力,用力的碾压着他的脚趾头,整个脚趾头已经开始出现变形,刺痛无比。
“没有人指示...”
的士车司机不敢再叫板,忍着剧痛咬牙坚持到:“我真的是一不小心,精神恍惚操作失误啊!”
钟文泽冷眼看着的士车司机,脚底继续发力碾压着。
“钟sir。”
后面的警员看着这场面只感觉头皮发麻,但还是硬着头皮上来劝阻到:
“钟sir,不能这样,到时候有外伤,人家起诉你一起诉一个准啊!”
“哼!”
钟文泽斜眼扫了的士车司机一眼,继而松开脚来,目光落在桌上一次性纸杯装着的咖啡。
而后。
他伸手拉开抽屉,抽出里面的剪刀来,朝着司机走去。
“你要干什么!”
司机看着钟文泽手里的剪刀,慌张道:“你要干什么!你别乱来。”
钟文泽也不说话,左手拽起的士车司机油腻的头发,右手持着剪刀凑上去开合。
锋利的剪刀几乎是贴着的士车司机的头皮剪下去的,一剪刀下去,司机的脑袋直接秃了一块出来。
“咔擦咔擦...”
钟文泽拿着头发杵在纸杯里的咖啡上,剪刀快速的张合,将这撮头发剪成无数的小段。
短小的碎发尽数掉落进纸杯的咖啡里,一层一层落在了咖啡的表面上。
密密麻麻。
钟文泽丢下剪刀,手指胡乱伸进杯子里胡乱的搅拌了一下,端着杯子来到了的士车司机面前。
“你...我告诉你,你不要乱来!”
的士车司机看着钟文泽的这个架势,嘴唇颤抖喉咙干涩,身体抗拒的往后闪躲。
钟文泽一招手。
阿祖立刻走了上来,双手按住的士车司机的肩膀,把人固定在座位上。
“打你,会有外伤。”
钟文泽居高临下,面无表情的看着的士车司机:“那我就请你喝警署的咖啡。”
“这些细碎的头发被你喝进去,进入你的胃里会让你生不如死。”
“它们会留在你的肚子里,这些头发会如同百万根针一样,随着胃的蠕动,无时无刻的不在折磨着你。”
“最关键的是,这些东西你还拉不出来,它们会一直留在里面!”
的士车司机一脸恐惧,拼命的摇着脑袋。
他如何没听过这种手段。
头发被喝进胃里,后果如何,钟文泽说的一点也不夸张。
唯一的办法就是吃棉花。
让棉花进去搅合一圈,再在排泄的时候把头发一起给带出来,但这个过程无比的痛苦,而且谁也不能保证能清理干净。
去医院?
坐监呢,还去医院?
钟文泽面无表情的伸手,左手卡住司机的下巴,强行掰开他的嘴巴。
“钟文泽,你他妈的就是一条疯狗,我不会说的,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的士车司机在极端的恐惧下,直接就喊出了钟文泽的名字:“很快就会有人来保我的,我会投诉你的,你就等着被扒皮吧!”
“冚家铲!”
钟文泽棱着眼珠子,冷声呵斥到:“不知死活的东西,我发现你到还不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
“谁他妈的不知道李主任现在是在给我做事?你开车撞他,这是在狠狠的打老子的脸!”
李主任、刘艳艳接踵出事。
这是幕后黑手在给钟文泽下马威,赤裸裸的挑衅!
“今天我放你了。”
钟文泽手掌重重的拍打着的士车司机的脸,冷声道:“以后,谁他妈的还敢再给我钟文泽做事!”
“啊?!”
“保你?我看他妈的谁敢来保你!”
说完。
他左手掰开司机的嘴巴,端着咖啡的右手下倾,面无表情的把咖啡倒了下去,干脆利落。
“啊..嗬...”
的士车司机拼命的抵抗着往外吐,但是在钟文泽的挟持下,还是有大部分顺着流了进去。
另外两个警员自觉的转身面对着墙壁,听着身白癜风疾病诊断的依据有哪些后的动静胆战心惊,无奈耸肩。
他们还是第一次见钟文泽发这么大的火。
很快。
一杯咖啡倒完。
阿祖松开了的士车司机。
的士车司机得以放松,戴着手铐的手指伸进喉咙里想要催吐。
胃里。
刺痛感传来,整个人的表情痛苦,五官扭曲在了一起,痛苦的惨叫着。
“哼!”
钟文泽甩手把杯子丢在了地上,抽过桌上的纸巾擦着手掌,面无表情的看着的士车司机:
“不知死活的东西,还在这里不知天高地厚!”
“我有的是时间陪你玩,你一天不说,一日三餐我都请你喝咖啡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槌球网

GMT+8, 2021-10-17 07:34 , Processed in 0.00822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18-2023 Bjlnxy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